週五. 4 月 19th, 2024

新华社拉萨3月27日电 题:高原儿女阔步新时代——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5周年发展成就综述

新华社记者

3月春风,吹开新绿,雪域高原处处洋溢着蓬勃的生机。

走进“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山南市克松社区,一幢幢漂亮的藏式独院映入眼帘,而这里曾经是原西藏地方政府噶伦索康·旺钦格勒的庄园。现年82岁的洛桑卓玛老人曾经是庄园里的“朗生”(西藏农奴的一种)。“农奴主把吃剩的骨头扔给狗,为了能尝一口荤气,我不得不和狗去抢。”她的童年充斥着无尽的黑暗和痛苦。

一滴水里观沧海。洛桑卓玛悲惨的经历是广大农奴被剥削被压迫的缩影。

历史上,西藏长期实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65年前的1959年3月,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为核心的民主改革在西藏全面展开,实现了西藏社会制度的历史性变迁,也开启了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安乐且普享权利的历史新纪元。

65年来,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人民的无私援助下,摆脱苦难枷锁的西藏人民,投身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历史伟业,昂首阔步新时代,正在创造西藏历史最辉煌的篇章。

“能够生活在这么好的时代,我这一生没有遗憾了。”洛桑卓玛布满皱纹的嘴角露出欣然的微笑。

享受平等与自由——民主改革让高原儿女真正享有各项人权

坐落在日喀则市江孜县境内的帕拉庄园,是目前西藏保存较完整的农奴主贵族庄园,也是近距离观摩旧西藏贵族日常生活的最佳场所。

走进这个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的庄园,映入眼帘的是三层的楼房,从下到上分别是牲畜圈、农奴干活场所、庄园主生活起居的包養住所。象牙筷子、银质餐具、劳力士手表、兽皮大衣……展柜存放的上百件庄园主的生活用品,彰显着这个庄园主人曾经的地位和权势。

在奴隶制几乎绝迹的20世纪中叶,世界上最大的农奴制却还存留在青藏高原。

资料显示,当时占人口不足5%的“三大领主”(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几乎占有西藏全部财富,而占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却挣扎在生死线上。

今年82岁的拉巴仓决,来自江孜县江热乡班觉伦布村。65年前,她曾是帕拉庄园的农奴,每天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干活稍有懈怠就遭毒打,生病也得不到及时救治。

与拉巴仓决境遇相同的农奴,在帕拉庄园还有3000多人。他们渴望摆脱受剥削受压迫的人生。“我们是领主家的生产工具,连大声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苦日子看不到尽头,每天想着天降菩萨拯救我们。”拉巴仓决说。

1959年3月,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各族人民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给腐朽的农奴制敲响丧钟,百万农奴获得解放。

长江学者、西藏大学教授次旦扎西表示,民主改革最根本的进步是人的发展进步,西藏人民真正享有了各项人权和基本自由。

流传至今的一张珍贵照片,定格了当时的历史瞬间:熊熊烈火烧掉契约和债据,翻身农奴载歌载舞,庆祝翻身解放。

1959年8月,西藏墨竹工卡县的翻身农奴们兴高采烈地焚烧三大领主的剥削文契。新华社发

“被农奴主当作‘会说话的牛马’的我们,从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山南市扎囊县哲木社区现年80岁的达瓦至今清晰记得民主改革时期的风云岁月。

随着民主改革在农村、牧区、寺庙、城镇等陆续展开,侵犯农奴生存、婚嫁、流动、居住、劳动、人格尊严、接受教育等权利的制度枷锁被砸碎。

从此,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屹立世界屋脊。

投身建设与发展——高原儿女谱写壮丽奋斗诗篇

春风轻拂,雅砻河谷迎来了春耕季。一大早,山南市乃东区颇章乡哈鲁岗村的村民便忙碌在田间地头。昔日的“乞丐村”旧貌换新颜,辛勤劳作的身影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之前,哈鲁岗村只有24户,民主改革中,政府把附近的20多户乞丐和无家可归人员安置在这里,“乞丐村”之名由此而来。

村民多吉欧珠的父辈曾沿街乞讨至颇章乡,民主改革后便在哈鲁岗村定居下来。“一根朽木做拐,一个破麻布口袋装粮,衣衫褴褛地沿街乞讨,这是旧西藏时期乞丐潦倒穷酸的形象。父亲告诉我,他们这些乞丐生活非常惨,能吃上一口糌粑就很满足了。”多吉欧珠说。

西藏民主改革,犹如一束光,照亮了多吉欧珠一家。他家分得了房子和田地,还有很多牛羊,家人也穿上了能遮体的衣服。

如今,多吉欧珠一家人曾经居住的土坯房已变成藏式二层小楼。在多吉欧珠的家里,墙壁上张贴的一排排奖状格外引人注目。

多吉欧珠高兴地介绍起孙女阿珍的一项项荣誉,“阿珍学习非常努力,学习成绩很好,将来她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

教育之变,是西藏之变的重要体现。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西藏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达11019人,新增劳动力人均受教育年限提高至13.1年;现有各级各类学校3409所,在校学生94.4万人。

身材瘦削、皮肤黝黑的门巴族小伙次旺江措,2018年大学毕业后就回到家乡西藏林芝市墨脱县。“回到家乡后,我开过养鸡场和花生油加工厂。”他说,看到家乡的人气越来越旺,2包養網023年初在墨脱县德兴乡德兴村开办了一家以石锅鸡为特色的餐馆,仅在一年内收入就达十几万元。

西藏墨脱县,被喜马拉雅山三面环抱,山高林密,路途险峻,物资运输曾经只能靠人背马驮。“只有世世代代生活在墨脱的人包養们,才知道对路的渴望有多么强烈。”今年40岁的白玛曲珍对家乡墨脱的路有着独特的情结。

白玛曲珍扳着手指头算着11年前去北京的艰难行程:“从村到县,到市,再到北京,一路步行、乘汽车、再坐飞机,3000多公里的路足足走了6天!”

拼版照片:左图是墨脱县雅鲁藏布江上的藤桥(20世纪80年代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顾绶康 摄);右图是2020年11月5日拍摄的派墨公路米林段公路。新华社发

2013年10月31日,“高原孤岛”墨脱实现第一条公路全线通车。十余年来,通往墨脱的道路持续改造升级,墨脱群众与外界的交流越来越便捷。“路通了,人多了,产业兴旺了。墨脱现在可是热门旅游打卡地了。”白玛曲珍自豪地说。

墨脱之变,折射出西藏社会的全面发展进步。

2019年底,西藏累计实现6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历史性消除绝对贫困。2023年,西藏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突破6万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突破5万元和2万元,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位居全国前列。

如今,西包養藏公路通车总里程达12.32万公里,“复兴号”列车驰骋高原,国际国内航线达154条;西藏电网清洁能源总体占比超90%,行政村通电率达到100%。2023年,西藏转移农牧民就业64.7万人,实现劳务收入65.6亿元;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稳定在96%……

创造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高原儿女阔步新时代康庄大道

在日喀则市桑珠孜区江洛康萨社区,回族商人马尕东和他的藏族妻子扎西央宗的服装店里,进出的顾客不断增多。能说一口流利藏语的马尕东,1988年从甘肃来到日喀则,1991年与扎西央宗组成家庭并育有两个孩子。

该社区现有547户1547人,经商者众多,是一个藏、汉、回、蒙古等13个民族聚居的“大家庭”。近年来,随着服装生意越做越好,马尕东还对周边县区的部分农牧民开展服装制造技术培训,带动他们学习技能、增收致富。“现在日常从事加工服装的人员,做得好的一年能赚10万元左右。”

民族团结是西藏各族人民的生命线。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已成为西藏各族人民的共识。“只要团结奋斗,就能创造幸福美好的生活。”江洛康萨社区党支部书记次旦央吉说。

3月的林芝,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绵延百里超过300万株的桃花次第开放,成为林芝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发展生态旅游的一张亮丽名片,更成为林芝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

“‘桃花经济’让林芝市巴宜区林芝镇嘎拉村成为网红打卡点,也让百姓的‘钱袋子’越来越鼓。”嘎拉村党支部书记边巴说。

鸟瞰桃花掩映的嘎拉村(无人机照片,2023年3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姜帆 摄

西藏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西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李桑说:“保护好西藏生态环境,利在千秋、泽被天下。我们将全面实施青藏高原生态保护法,深化生态文明示范创建,继续科学开展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和城市庭院绿化行动,切实守护好这一方净土。”

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着眼于西藏同全国一道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高度重视西藏发展,亲切关怀西藏人民,西藏步入发展最好、变化最大、群众得实惠最多的历史时包養期。

——从2019年到2023年,全区生产总值连续5年实现百亿级增长,增速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前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近5年增速全国第一。

——西藏人口由民主改革时的122.8万增长到2023年的364万,人均预期寿命由民主改革时的35.5岁提高到如今的72.19岁。

——西藏现有中国历史文化名城3座,历史文化名镇5个,历史文化名村4个;已登记各类文物点4468处,各类文物保护单位2373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106项。

——2023年,西藏边境乡、村硬化路通达率分别达到97%和87%,建制村用电覆盖率、幼儿园覆盖率分别达到96%和96.5%。

全国人大代表、西藏大学教授拉琼说:“这些历史性成就取得的背后,是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西藏各族干部群众的踔厉奋发,我们赶上了最好的时代。”

对历史最好的纪念,是创造新的历史。65年来,西藏人民与全国人民一道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西藏各族儿女正昂首阔步在新时代的康庄大道上,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勇毅笃行。(记者边巴次仁、白明山、王泽昊、陈尚才、李键、杨帆)

By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