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7 月 21st, 2024

当背篓遇上网球,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近日,一名背着背篓上赛场夺冠的网球少年“出圈”,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不小的轰动。

从不知网球为何物,到多次摘金夺银,其成名背后,既有自身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拼搏,也离不开教练团队的慧眼识珠和因材施教,更是新时代各方关怀帮助下大山孩子拥有更多人生出彩机会的缩影。

“背篓少年”一战成名

最近,王发火了。

除了夺冠,还因为一组身背背篓上赛场的照片。

8月底,在广州举行的2022亚瑟士青少年网球巡回赛上,一位身背背篓的14岁佤族少年成为黑马,夺得U14组男单冠军。这名来自云南沧源县大山深处的男孩,皮肤黝黑、笑容憨厚,背篓里放着一副心爱的球拍,行走在赛场上,眼里有光,被网友亲切地称为“背篓网球少年”。

“真没想到就这么火了,其实队友里还有比我更厉害的。”王发说。他一周只能用一次手机,几天后才听说自己火了。

说起背篓,王发笑了:“这个东西在我们家乡很常见。我感觉我背起来也特别合适!”

实际上,王发有自己的网球包,不过当天在赛场上,一个老乡特意将带来的竹编小背篓送给他。

“好久没回家了!”王发觉得亲切,干脆把背篓背在身上,装球拍、毛巾等。

摄影师李建艺给他拍了一组照片。后来,“网球背篓少年”引发媒体广泛关注,火爆全网。

王发接触背篓比网球早多了。他出生在临沧市沧源县一个边境村寨的农民家庭。幼儿时,爸妈会用背篓背着他上山下地干农活。8岁以前,王发的世界里没有出现过网球,就连听也没听过。

直到有一天,王发就读的勐董镇中心完小,来了一个健硕高大的网球教练,就是如今带着他驰骋各个赛场的张晓洪。当年,有多年执教经历的张晓洪,想在大山里挑一批学网球的好苗子。

那是2016年,王发8岁,读二年级。当时,张晓洪让他跑圈、扔球,测试空间感和协调能力。鬼灵精怪的王发表现突出,一场测试下来几个项目都得了优秀。

张晓洪在沧源县挑了10个孩子学网球,包括王发。没过两年,他们就在云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上,一举夺得6枚金牌。而在2020年于昆明安宁市举办的中国网球巡回赛测试赛上,12岁的王发因为球风硬朗而崭露头角。

当时,担任中巡赛官方摄影师的李建艺,在扫场拍摄时听到一句呐喊“Come on!”循声而去,一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男孩正在进行单打比赛。“个子小但跳得很高,一下子就把我惊住了!”李建艺俯下身,给王发拍了一组镜头。

“那一次拍了很多选手,唯独记住了这张面孔。这孩子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特质吸引着我。”李建艺说。

最近这次夺冠之前,王发还在成都等地参加了3场比赛,其中一场青少年赛,两场成人赛。“打成人赛是为了锻炼,打青少年赛我们是直接奔着冠军去的。”负责带队的云南野象网球俱乐部总教练张晓洪说。

在青少年赛上,本来有望取得好成绩的王发,遗憾止步8强。而在另外两场成人赛上,年龄最小的王发最终进了16强。“王发属于典型的竞赛型选手,遇强则强!”张晓洪评价。

在广州夺冠当晚,作为奖励,教练请王发和队员们吃了一顿海鲜大餐。第二天,他们便赶赴河北廊坊的训练基地,投入到紧张的训练备赛当中。“后面在天津和北京还有比赛,孩子们不敢耽误!”

训练条件简陋

赢球赢来赞助

9月15日,王发跟着教练来到浙江东阳,准备和当初赞助训练基地的一包養網比較个体育器材老板打一场友谊赛,切磋球技。

这是他们两年前的约定。2020年在昆明安宁市举办的一场比赛上,因为没有年龄限制,王发和这位名叫王育喜的“忘年交”球友分在一个小组。从身高和力量上来看,王育喜感觉自己胜算包養更大,可王发以6:2将他淘汰。

“真是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不点居然把我打败了。”彼时王育喜接触网球已近10年。打完比赛在去大理旅游途中,他越想越不服气,得知王发来自云南野象网球俱乐部,便提前结束行程赶到昆明一探究竟。

到达现场,王育喜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出现裂缝的球场、打到起毛的网球、断了线的球拍……一堵80多米长的墙前,10多个男孩女孩一线排开,正对着墙练网球。一墙之隔,是几个集装箱改造成的宿舍,那是教练和孩子们住的地方。

那天,王育喜深受触动,当场决定赞助球拍、网球、网球车等一批孩子们急需的网球用品。仅网球,他就一次性赞助了50箱,孩子们直到今年3月才用完。

“如果王发没赢下那场球,就没有后面的赞助了。”张晓洪说。

记者实地探访看到,这片训练场地位于昆明市西山区的一个小区内,占地最大的就是孩子们日常训练的球场。球场边上就是一排集装箱,分别改造成了办公室、宿舍和饭堂,旁边还有一个小健身房。

虽然条件简陋,但网球少年们的梦想在这里生长。

“每天推开门就能打球!”王发说。有时候为了少洗衣服,男孩子对打时干脆光着膀子。

教练徐姣叶介绍,近两年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帮助下,训练场地条件有所改善。孩子们本可以住到条件更好的宿舍,但他们一致选择,继续住训练场边的集装箱宿舍,方便训练。

练网球最费鞋子,尤其是男生。张晓洪说,王发从8岁打球到现在,一共穿坏了54双鞋。

其次是网球拍拍线。“一两天下来,拍线就断了。”徐姣叶说,刚开始教练会负责接拍线,后来随着断拍线的频率越来越高,他们就手把手教会孩子们,让他们自己上手。

训练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孩子们日常很节省,球鞋穿到不能再穿了才换,网球要磨得光秃秃了才换新的。到了外出打比赛时,孩子们个个都很开心,因为可以领到一副新球拍。

2016年后,俱乐部资助的孩子越来越多,场地受限越来越突出。一些自费带孩子来学网球的家长不干了,纷纷退出,导致俱乐部经费一度紧张,教练也走了好几个。

俱乐部面临2014年创办以来的最大危机。

2017年,为维持俱乐部正常运转,尤其是保障这批大山孩子的日常训练和生活,平时很喜欢车的张晓洪不得不卖掉自己的3辆车,勉强挺过两年。

好在孩子们都很争气,在有限的训练条件下还打出了好成绩。如今,他们在廊坊有了第二个训练基地,球场也增加到12片,再也不用排着队练球了。

7个佤族孩子

6个拿过冠军

这几年,云南野象网球俱乐部在业内有了一定名气。当初挑中的10个佤族孩子,因各种原因离队3个,剩下7个有6个拿过各个类别的全国冠军。

在2020年全国青少年网球积分排名系列赛上,总积分前4名中,有3名来自这个俱乐部。其中,和王发同一批被选中的佤族女孩李娇,更是在耐克杯青少年网球巡回赛上夺得女单和女双“双冠王”,总积分升至第一。

这份成绩来之不易,但也在张晓洪的意料之中。

“这个底气还是有的!”有时候,张晓洪带着一群小孩奔赴各个城市打比赛,被人形象地比喻为“一头大象领着一群小象”。

从大山深处走来,到夺得全国冠军,这些孩子们的网球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刚开始,孩子们的父母没见过网球,更不知道它能为家庭带来什么。张晓洪只好给他们展示手机里保存的球员和奖杯的照片,加上学校老师帮忙做工作,才打消了家长的顾虑。

“孩子们我会照顾好,你们不放心随时来昆明找我。”张晓洪言辞恳切地保证,给家长们留下了联系电话和地址。就这样,孩子们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离家几百公里的省城昆明。

初到一个陌生环境,孩子们欣喜又好奇,可没过几天,就哭着闹着找爸妈。张晓洪带着他们来到商场采购零食和玩具,才算哄好。接下来的几个月,孩子们像玩游戏一样开始接触网球,慢慢从排斥到感兴趣。

却不料,第一年回家过春节后,10个孩子一个都不愿意来了。“把我急得啊!”张晓洪只好赶回去一个一个做工作,最终有7人归队。

“不能强迫孩子们喜欢上一样东西。只有他们发自内心热爱,才会不计成本地去追求去付出。”张晓洪说,基于这样的培训理念,多半孩子不到一年时间就主动融入这个有些好玩的“网球世界”,享受网球带给他们的乐趣。

刚到昆明那一年,大部分家长觉得不放心,还会定期来看看孩子。到了第二年,一些家长没啥牵挂就干脆不来了,只是偶尔打个电话联系下。

每天6点不到,孩子们就自发起床来到球场训练,开始打墙、体能、速度等常规科目。有时候,一天下来,训练时间长达10个小时。因为长时间挥拍,王发的手上还长了一层茧。

可他并不在意,甚至还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尤其是2020年见到网球大咖李娜后,王发变得更加刻苦,常常给自己加练。也正是那一年,他凭借一个冠军奖杯领到了教练奖励的一部手机。

这是张晓洪培训理念的一个体现。“谁拿了冠亚军,我就奖励一部手机。”张晓洪说,没想到几年下来,孩子们都实现了这个愿望。但有个前提,玩手机的时间严格限制在周末的一个小时内。

除了网球,教练团队还引导孩子们学习文化课,根包養網心得据个人爱好给他们报古筝、书法等兴趣班。“网球只是一部分,我希望他们能有人生的更多可能性。”张晓洪说。

“我想培养出一名世界级选手”

为什么要到大山里去挑选打网球的苗子?这和张晓洪10多年前的一场自驾游经历有关。

当时,张晓洪驱车前往迪庆州德钦县旅游,入住当地一个村民家里。次日清晨,他跟着主人家一个差不多8岁的小男孩爬山,快要登顶时发现手机没电,只好让小家伙回家帮忙取一下充电宝。

让张晓洪没想到的是,耗费他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小男孩仅仅用了20多分钟。“这脚力和体能也太好了!打网球太合适不过了!”张晓洪感叹,“这些偏远山区,出门就是山路,孩子们走惯了,自然耐力好。”

从那以后,张晓洪就一门心思想去大山深处选一批学网球的好苗子。

“训练是枯燥的,要沉得下心,吃得了苦!”从教20多年来,张晓洪尤其看重大山孩子身上的淳朴、拼劲和韧性。而网球,有可能是改变他们命运的一次机会。

为了减轻家长负担,张晓洪对于这些大山孩子,不收一分学费。

干了半辈子网球培训的张晓洪,一直有个夙愿:培养出世界级网球选手!他最终把希望放在了这群最初并不被看好,但又不断给他带来希望的大山孩子身上。王发算一个,李娇算一个,还有肖专、白思程……

即便满怀期待,张晓洪也从不往孩子们身上施加压力。“拿奖了,要奖励,但不许沾沾自喜;打砸了,也不能一顿臭骂。”张晓洪坦言,孩子们走下赛场后的“黄金10分钟”尤为重要,教练要充分利用好。

“王发爱玩枪,李娇喜欢好看的网球裙……”常年跟孩子们同吃同住,他们的喜怒哀乐,张晓洪了然于心。在比赛心态上,张晓洪更是丝毫不敢马虎。“李娇觉得有压力,不想教练在场下观赛,所以她不邀请的话,我从来不会去现场。”

如今,跟着张晓洪学网球的大山孩子已有20多个,除了佤族,还有汉族、纳西族等多个民族。“这就要求教练因材施教,找到最适合每个孩子的训练方法,释放他们的天赋和潜力。”他说。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严勇、王安浩维)

By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網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 包養 包養網